Tag Archives: 東方神起

JYJ金俊秀被指忘恩負義 與SJBoA矛盾更激化

  隨著東方神起《WHY》的發行,JYJ與SM娛樂公司所屬藝人矛盾日益加增,已到了激化的地步。

東方神起曾經相親相愛
Read more ?

東方神起與JYJ引爆Twitter口水戰(圖)


允浩和昌珉(資料圖)
Read more ?

《無法坦誠》收視不佳 編劇遭網友炮轟(圖)

富士電視臺的木10劇《無法坦誠相對》是日本首部以Twitter為題材的劇集,而且集結了瑛太、上野樹里、玉山鐵二和東方神起的金在中等人氣明星,因此在未開播前就引起了外界的關注。昨天日本Twitter對該劇進行了實況的直播和點評,編劇北川悅吏子一席“頭腦發熱”(某圈內人語)的發言遭到網友們的強烈抗議,Twitter雖然及時刪掉該發言,但關于《無法坦誠》一劇“虛有其表,嘩眾取寵”的批評聲依然不斷爆發,而首集只有11.9%的收視令不少日本傳媒大跌眼鏡“此劇有可能成為本季最爆冷的劇集,富士的巨額成本能否收回的確存在很大的疑問”《每日新聞》的記者分析道。筆者亦全程關注了昨日Twitter上包括一般網友和圈內人士對于該劇的反應,的確是批評聲大過贊揚的意見。

《無法坦誠》由曾編寫了《悠長假期》等經典純愛劇的北川悅吏子執筆,是描繪從2009年下半年開始在日本潮人間掀起的Twitter熱潮:通過Twitter認識的年輕男女的青春群像劇。第一回講述瑛太扮演志在當戰地記者卻無乃只能在色情雜志任攝影師的中島圭介,上野樹里則演私立高中的非常勤教師水野月子。網名haru的水野屬于不太能直接表達自己想法的溫吞個性,至今沒有談戀愛的經驗,通過Twitter認識了中島并對其有好感,在高中同學西村光(關megumi飾)的陪同下與中島等“follow友”在涉谷見面由此引發的故事。第一集的收視只有11.9%讓眾人大失所望,“瑛太、上野等人都是現在日本最當紅的年輕演員,這樣的卡司的收視居然在火9、火10劇一下,實在太不可思議了”,“東方神起(金在中)看來也不是百分百的收視靈藥”等批評聲不斷。

《產經新聞》的娛記私底下透露從昨晚《無法坦誠》播出期間,Twitter上眾人對該劇的反應來看就預料到此劇的收視不妙。北川悅吏子本人在劇集播出前(東京時間4月16日晚八點多)于Twitter的發言令大批的網友感到不快,北川坦言:“不太了解Twitter卻參與制作了Twitter電視劇”,“(從過去對Twitter的一無所知到現在)知道Twitter對我來說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該發言一出數分間即遭到日本上千位網友的強烈抨擊“北川對Twitter的理解難道僅僅是使用一項電腦系統而已嗎?!對Twitter的認識太膚淺了”,盡管北川的發言此后迅速被削除,而且有奉富士之命在播出前炒作人氣之嫌,該發言盡管和意料中一樣吸引了大批Twitter發燒友的關注,不過卻有點弄巧成拙的效果“最終北川自己也不得不狼狽地刪除掉”。

以下是日本Twitter發燒友和部分觀眾對《無法坦誠》首集的評價:

“北川已經落后了,完全沒有抓到Twitter為何如此受日本潮人追捧的本質。此劇是看起來更像是30多年前的電視劇,老套無趣。例如瑛太扮演的中島在卡拉ok打人的動作設計,太失真了,我當場是大笑出來,和看搞笑劇無異。北川估計只是匆忙地接到富士的‘訂貨’(指為新劇寫劇本)后粗糙制作出來的,完全沒有‘靈魂’而言”。

“雖然打著Twitter的旗號,不過Twitter用戶卻并不買帳。說北川的劇集已經過氣一點也不過分”。

“富士不要再自砸招牌下去了。趕日本現代社會潮流匆忙拍劇的行為還是停止比較好。無論是之前的《婚活》還是現在的《無法坦誠》,給人粗制濫造之感,反而浪費了一批有精致眼疾的演員”。

“《無法坦誠》為了制造噱頭,首集就直截了當地講述幾位微博網友見面的情節,無論如何也有違和感,太急功近利了。該劇忽略了Twitter里最具魅力的細節:follow的賬號越來越多,因此把大批興趣相投的網友聚集在一起——讓許多日本網友不快”。

“把《無法坦誠》稱作是刻畫現代日本的青年男女的性觀念劇也許更為貼切。劇集拿‘情色’作為賣點的痕跡也太明顯。瑛太的一場露點沐浴戲完全和劇情不搭調,更像是給粉絲們的一次額外service。木10劇淪落到這個地步才能吸引眼球,未免太落格”。

《TVTaro》的編輯兼劇評人更是辛辣地點評道:“配樂的方式老套無新意,演員們的演出是昭和年代老派生硬的表演方式(例如在中遭到上司澆水的鏡頭),網友們這么快就會面知道彼此真實身份從根本上背離了現在Twitter的交友方式,瑛太的房間設計得太刻意做作,上野的造型太失敗,金在中扮演的韓國人被欺負角色肯定會掀起新一輪的政治口舌戰……”。

“Twitter中有電視劇,電視劇中沒有Twitter。讓人會有“使用手機短信”就可以交流的錯覺,完全沒有Twitter的真諦。接下去的情節離開Twitter的主題也完全可以發展下去”。

《日刊現代》的電視部門記者則分析從首集看來節奏太“擲地有聲”,刻意制造出的人物沖突令人有無法喘息之感“再往日常生活靠近一些更好”,“戲劇化過度失去親民感,這樣下去收視回升恐怕不太容易”。

有趣的是,筆者看到的Twitter網友的評論和接觸到的部分日本媒體對首集的最大共感是當中令人印象最深刻不是瑛太+上野樹里這對黃金搭檔,也不是東方神起成員中在日本最有人氣的金在中等人的表演,而且玉山鐵二與渡邊ERI的一場激吻戲。“玉山的表演惹人憐愛,他在片中的角色為了前途還會做出怎樣雷人的犧牲太讓人好奇了”,部分Twitter潮人則笑言:“玉山本人實際在拍攝時估計也夠嗆的(要與年齡可以當其母親的渡邊演吻戲”。而《無法坦誠》作為純愛教母北川悅吏子的新作,首集被公認為最具金牌編劇本色的是片中瑛太與上野爭吵分開時,他問后者的一句對白:“這個‘再見’是永遠(再見)嗎?”劇集播出后,這句臺詞也迅速成為日本網絡上的流行語。盡管首集備受爭議,“脫現實性正是Twitter等網絡世界給人的最大夢想。不管怎么,會繼續追下去”——也有不少人稱會繼續支持《無法坦誠》下去。

e国福彩快乐十分